广发银行换帅 尹兆君的新命题广发银行换帅 尹兆君的新命题

广发银行换帅 尹兆君的新命题
广发银行进入“王尹组合”时代。  7月29日,广发银行公告称,中国人寿集团公司党委委员、副总裁尹兆君兼任广发银行党委书记、拟任副董事长、行长,负责全面工作;免去刘家德广发银行党委书记、副董事长、行长职务,另有安排。而去年年底,中国人寿集团董事长王滨当选为广发银行董事长。  时间拉回到2016年9月底,彼时中国人寿入主广发银行,刘家德出任行长,虽然此前没有银行从业经历,但在多位内部人士看来,刘家德在近几年来在推动银保协同取得了经营业绩的增长,大力疏通了总分行双向流动机制、对员工的提薪上赢得了口碑。  不过,与股份行同业相比例如同为保险集团控股的平安银行,广发银行还是有较大差距。这次换帅后,对于新任广发银行管理团队而言,他们的新命题将会是如何实现广发银行在三五年内实现上市和弯道超车,顺利完成“三步走”最后的“两步走”。  国寿入主这三年  对于行长的变更,多位广发银行内部人士表示,“还是觉得挺突然的,前不久他还在全行工作会议做了讲话,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会发生调动。”  公开资料显示,刘家德1984年进入财政部工作,历任财政部商贸金融司副处长,处长;1998年至2003年,先后历任财政部国债金融司处长、财政部金融司副司长;2003年进入中国人寿系统,曾分别兼任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中国人寿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和中国人寿富兰克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2014年08月至2016年10月任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党委委员、副总裁;而后出任广发行副董事长、行长、党委书记。“刘家德没有银行从业经历,从保险行业跨到银行做行长,毕竟不是内行人,多少会有些影响。在这么重要的岗位上做决策,缺乏经验的话会有时会拿捏不准。”有广发银行内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刘家德上任后的首要任务就是要推进银保协同。例如让广发银行开展养老金代发相关业务,提供资金管理、结算等服务;根据客户现有养老资源开发专属理财产品“灵活息”等;此外在养老产业投资领域,探索以合适路径深度参与国寿主推的健康养老品牌“国寿嘉园”养老养生社区,将金融能力嵌入养老产业投资、健康养老服务和综合金融服务。根据该行2018年年报显示,新发行联名信用卡和借记卡超过90万张,投融资合作规模超千亿元,为全集团提供现金管理交易服务总额增长1.83倍。上述广发银行内部人士指出有中国人寿大股东对银行的支持,银保协同是比较好推进的。  对于刘家德在任期间来说,面临着更大的压力是对公业务转型。上述广发银行内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过去广发银行对公产品做的比较激进,多为关联担保、公司互保,没有资产抵押就能向银行申请贷款,担保链犹如多米诺骨牌,一个公司一旦出问题其它公司也会出问题,适逢当时经济下行压力,就容易导致不良高企。  中国人寿入主广发行后,刘家德等高层调整了对公企业的定位,成立了战略客户部,开始聚焦“三重一核”目标企业,即重点区域、重点行业、重点项目和核心客户。财报披露,2018年,广发银行大幅压降90天以上逾期贷款与不良贷款偏离度近80个百分点,全年新发生对公逾期欠息贷款较上年大幅下降。  记者采访的多位广发银行内部人士对刘家德任内的评价相对正面。首先是因为广发银行业绩得到逐年提升和改善,即便2017年发生了轰动业内的侨兴事件被罚7亿。根据该行披露的数据显示,资产规模方面,2017年、2018年资产规模分别达20729亿元和23608.5亿元,分别较年初增长253.24亿元和2879.35亿元。此外,该行分别实现净利润102.04亿元、10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7.37%和4.85%;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更是同比增长38.1%。“2018年利润有一些隐藏,增速不止那么小,今年上半年的增速就更快了,广发银行规模不大,用力推一把增速还是不错的。”上述广发银行内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  在多位内部人士看来,刘家德在任内的重要正面举措还包括大力疏通了总分支行双向流动机制,包括总行员工可以到分支行挂职更接地气,而分支行优秀的员工也可以提拔到总行任职。据记者了解,国寿没入主前,广发银行职员的晋升路径为见习期-初级经理-中级经理-高级经理-团队副主管-团队主管-副总经理-总经理,国寿入驻后把非常设的团队副主管变成常设,以及在团队主管和副总之间设一级总助。  不过也有广发银行员工向记者反映,员工升迁速度也受限了,以前有过中级直接提升主管的案例,现在必须中级-高级-团队副主管-团队主管,以前主管直接升副总,现在是主管-总助-副总,而且在总助以下每个级别一般来说需要任职满2年才符合资格上升,除非破格提升。  2018年,刘家德还主导了一次员工奖励和涨薪。多位广发银行内部人士表示,去年广发银行不少人离职而行内也没有怎么招人,所以就给留下来的人发了类似于“减员增效奖”之类的奖励,例如核定10个人的编制,实际只有7个人,但是工作量还是算10个人的,就把那3个缺编的工资预算给到7个人作为减员增效奖;此外,今年下发的2018年年终奖也比以往多了。“董建岳利明献时代之前的时候,老员工工资按工龄来算,也不算什么级别,干部除外;花旗入驻之后设置了分级,提级了才能涨薪,不提级一般工资不会有很大变化,什么级别拿什么样的工资,也不会根据你的工龄来决定。”上述内部人士反映。  新命题  在业内人士看来,广发银行近年来的业绩和过往相比或许尚可,但与同业相比还是有较大差距。  例如与同为保险公司控股的平安银行比较来说,从数据来看,截至2018年底,平安银行总资产为3.4万亿元,营收1167亿,同比增长11%;净利润近250亿,同比增长7.02%。不难看出广发银行和平安银行还是有一定差距,体量仅为平安银行的0.7,营收利润也不及平安银行的一半。  其实广发银行与平安银行有许多相似之处,前者由中国人寿控股,后者由中国平安控股,都是目前国内市场上数一数二的保险集团,而且两者均在银保协同和压降不良、实现对公业务转型等方面做出尝试。  广发银行在与国寿集团的交叉销售上发力,2018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比重持续上升,达339.31亿元,占营收比重的近六成。而平安集团总体渠道优势也十分明显,平安银行在2018年的综拓渠道迁徙客户新增295.87万户,占零售整体新增客户的比例为29.8%。信用卡通过交叉销售渠道在新增发卡量中占比达39.0%。平安银行还曾表示,综拓渠道推荐客户的资产质量优于其他渠道,例如“新一贷”综拓渠道不良率0.45%,较整体不良率低0.55个百分点;汽车金融综拓渠道不良率0.41%,较整体不良率低0.13个百分点;信用卡综拓渠道不良率1.10%,较整体不良率低0.22个百分点。  过去,平安银行业务较为激进,造成不良高企。平安银行现任董事长谢永林上任后大力压降对公发力零售。他曾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两年之间退出5000多亿表内、表外、表表外资产,提前退出1500亿元的潜在问题资产;整个对公方面主动做精,坚决调结构,围绕重点行业、重点客户、地域和产品做文章。  平安银行的资产质量也得到了改善,关注贷款占比和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比均大幅下降,不良贷款偏离度下降了46个百分点至97%。这是新管理层上任来,平安银行的不良贷款偏离度首次下降至100%以下。  这次换帅,对于新任国寿-广发银行管理团队而言,如何在有效风控下实现弯道超车?7月23日,广发银行召开了2019年上半年工作会议,国寿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滨表示广发银行要主动承接集团战略部署,明晰优化自身发展定位,围绕“三至五年内实现公开上市”的目标进一步推进战略深化。  广发银行多年上市梦未了,也极大的限制了其规模的进一步扩张,如今中国人寿集团提出了“重振国寿”的口号,广发银行如何在中国人寿创“保险、投资、银行”的综合化板块中实现与国寿的差异化补位、成为集团差异化发展极,成为了他们的新课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